当前位置: 首页 >> 农业机械

金融衍生品覆盖钢铁产业链

2019-07-18 3人读过

金融衍生品覆盖钢铁产业链

金融衍生品全面覆盖钢铁产业链的格局,正在逐步形成,并在进一步延伸与强化。

11月日,中钢协与上海期货交易所联合举办了热轧卷板期货培训班。业内人士据此猜测,热轧卷板期货有望于今年年底或明年正式上市。此外,铁矿石指数期货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之中。

此前,2009年3月27日,上期所螺纹钢和线材期货正式上市;2011年4月15日,焦炭期货上市;2013年3月22日,炼焦煤期货上市;2013年10月18日,大连商品交易铁矿石期货合约上市交易。

至此,国内期货市场上具备了一条完整的钢铁冶炼产业链条。

热轧期货上市对钢铁业的意义

在此次“热轧卷板期货培训班”开班仪式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副会长刘振江指出,期货市场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一定阶段后,应运而生的新生事物,是商业模式、商业运行机制的一种创新。

“金融衍生品的发展趋势是挡不住的,因为经济实体离不开金融,金融也离不开实体经济,它们不光相互服务,也要相互扩展盈利领域。”他对此表示

金融衍生品覆盖钢铁产业链

中国的钢材市场伴随着改革开放逐步成长起来,不过,在经过长时间的快速发展,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产能过剩、结构不合理、钢材价格低、企业效益差等问题。其中,国内五大钢材品种之一的热轧卷板,问题较为突出。“大厂都上了热轧,热轧卷板过剩最明显,价格低最明显,低于20年前。”

针对钢铁行业目前高产量、低价格的通病,刘振江认为,在钢材销售领域还大有文章可作。“电子商务加现代化物流,有可能成为现代化市场的主流。钢材市场中发展期货市场,也是一种趋势,部分产品已经具备了搞期货的条件。”

他指出,通过钢铁产品的期货市场,可以抑制由于恶性竞争带来价格的大幅波动,钢铁企业可以通过套期保值,减少钢材价格波动对企业盈利水平的影响。

“热轧卷板期货将为相关钢铁生产、消费和流通企业提供有效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他表示,热轧卷板的生产成本高于螺纹钢、线材,如果热轧卷板期货上市,通过市场成本参照,将会与螺纹钢、线材等已上市的期货品种形成价格联动,这对于保障热轧卷板品种的正常效益,促进大宗品种间利润合理分配将起积极作用,对稳定热轧卷板资源的供给以及钢材市场总体的稳定运行,对钢铁企业热轧卷板生产、营销、库存,产生积极影响。

“热期货市场的发展,对改善现货交易模式和降低销售成本也是有利的。”

他还指出,我国钢材市场的大容量,也为期货市场的开展提供了源泉。

“无论钢材现货交易,还是金融品交易,主要品种都集中在螺纹、线材和热轧卷板这三大类上,因此,热轧卷板具备与已上市的钢材期货品种相同的交易活跃度。”

资料显示,热轧卷板是主要应用于制造行业的一大钢材品种。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热轧卷板生产国、消费国和出口国。

业内人士也认为,推出热轧期货是我国钢铁行业发展的客观需要。“热轧卷板具备良好的政策基础和现货市场基础,符合作为商品期货标的条件,发展热轧卷板期货的基本条件均较为成熟。”

以积极理性的心态面对金融化

此外,刘振江强调,要从全产业链的角度,去理解热轧卷板期货的意义。“从全产业链角度来看,钢铁的金融属性不可避免,也不可被过分夸大。”

他表示,钢材期货是钢铁产业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无论钢铁生产企业,还是贸易企业,都应以积极和理性的心态去面对,回避是无济于事的,而应积极学习和利用这些金融工具,实现各自企业的适当利益,而不是参与投机操作,加大企业经营风险。

他指出,套期保值,是一种通过在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进行反向操作,从而达到规避现货价格风险的期货交易行为。钢铁企业参与期货交易,目的是帮助企业规避价格风险,同时发现商品价值。

据悉,目前沙钢、马钢、日照等企业通过套期保值,锁定了企业利润。

刘振江同时坦言,从目前参与期货交易的市场主体类型来看,期货公司和钢材贸易企业比钢铁生产企业更积极,“这与钢铁生产企业在传统思维上重生产轻营销的习惯有关,也与我国钢铁生产企业缺乏相关期货交易人才密切相关”。

上海期货交易所理事长杨迈军在此次培训班上也指出,钢铁企业应进一步认识衍生品市场的功能和作用,期货市场是风险管理的专业市场,期货是企业规避价格波动的一个重要工具。他认为,从现有的钢材期货运行来看,功能逐步得到显现,已具备服务钢铁行业的基础条件。

据透露,目前国家发改委、证监会已经批准建立国内热轧卷板期货立项工作。此外,上海期货交易所目前还在持续研发其他黑色金属系列期货品种,如不锈钢、废钢、钢坯和中厚板。

“正确理念的培养,更为重要”

由于前些年对期货市场的认识不够,参与定位不够明确,不少企业以投机理念参与期货交易,结果,都以失败而告终。为此,业内企业对期货市场的认识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即把期货市场“妖魔化”,认为期货市场就是一个赌场,产业企业绝对不能碰的。而许多国营企业,也一度被明确规定不能参与期货交易。

上海钢联“我的钢铁”资深分析师陈靖夫曾在其报告中指出,不可否认,当前国内期货市场仍存在一些问题,不过,问题背后,也与市场参与者自身的问题有关。

他表示,“显然,期货市场作为一个避险工具,应该受到产业企业的重视和理性对待。尤其在当前较为困难的市场形势下,不妨思考一下,如何通过期货市场这个工具走出困境。”

我国金融衍生品市场真正快速的发展,也就是近十来年。无疑,我国金融衍生品市场发展现状,跟发达国家相比,差距是巨大的。他认为,“相对于技巧的培训,正确理念的培养,可能更为重要。”

此外,陈靖夫认为,随着期货市场的深入发展,品种体系更全,市场更厚实,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的联动趋于紧密,钢铁及其相关产业的商业模式,最后也将迎来变革与升级。

随着金融衍生品市场的发展,行业定价机制将会发生改变,整个产业上下游交易方式和结算方式也将会发生变化,他预计,“中间流通环节将向能够提供增值服务的方向转变,许多中小贸易商可能将被整合淘汰”。

此外,金融资本参与商品交易的分量将加重,产业可通过期货市场间接吸引金融资本的参与和融通,缓解资金因政策调控从行业流失的压力。

他认为,“期货与现货结合、产业与金融互动、内贸与外贸一体化的现代综合性商品服务商,应该是产业未来可以预期的商业模式升级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