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航
《明星大偵探6》:沉默不是縫合傷口的針

《明星大偵探6》:沉默不是縫合傷口的針

Hadoli

注:本文有剧透。

2020年12月24日,《明星大侦探》第六季正式开播。往年每周五中午更新,分两个阶段改为周四和周五。

据说变成了“双周播”,周播量保持不变,但人物介绍最后一集、第一次搜证、第一次集中讨论都移到了每周四;下一集第二次搜证,第二次集中讨论,观众最关心的真相爆料依然停留在每周五。

前五年后,随着老侦探迷对节目组套路的洞察,《明探》剧本难度亟待升级,以匹配侦探迷日益增长的智商。本季第一个案例《午夜酒店》一&二。除了再次提供错综复杂的真实酒店,双侦探,双杀人犯,双密室,双死者...所有的内容几乎翻了一倍。



玩家们一个个拿着小本子,琢磨着各种彩排组合在转圈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很像我这个不想考数学的人...

随着案件的升级,玩家面临的困难自然会被放大。节目组果断选择了高能全老选手阵容:何炅、撒贝宁、白敬亭、刘浩然、张若昀、杨蓉,加上备受好评的马赛丽徒弟蒲艺兴。



第一期播出时,明珍因为圣诞元素的马赛克而上了热搜。

这个故事不伤脑筋,我们以后再说。当第一期播出时,取而代之的是,#明星侦探在热搜上编码了圣诞元素#。一个好的酒店,到处都是马赛克,强迫症的人很难看到。更诡异的是,从第二期开始,节目组就放弃了治疗,停止了播放...



白敬亭的红色圣诞帽被p换成了黄色的,我还以为头上有什么东西没仔细看呢...

回到正题。

大概是为了寻求第一集的“刺激”,节目组安排了双侦探双杀人犯的设定。说实话,在第一轮信息量不大的情况下,两位侦探所持的票数(四票)大大超过了之前的权重(一票)。一方面,由于师徒之间的从属关系,双侦探很容易回票,即当票数集中在某一位客人身上时,他们要么在一战中“封神”,要么成为“狗头侦探”。另一方面,如果第一轮四票都是对的,凶手就很难打了。再加上双杀人犯,两个回合肯定都有对应的坑玩家。即使凶手能以敏锐的适应力说服平民玩家,也很难同时对抗两个侦探和两个坑玩家。看来在逻辑设计上,节目组还是需要努力的。

说起一丝不苟的逻辑,萨贝宁在《午夜酒店I》的三次搜索中给出了非常好的示范,当其他玩家在经历了几次暴力袭击后,还在估算回房接人的时间时,他选择亲自进行一次往返计时测试,一下子就锁定了真正的凶手。这种务实严谨的态度,给我点赞!



撒贝宁在三苏进行了往返计时测试。

然而,多层密室的布局让人不得不提出一个问题。凶手触发机制时,其他玩家真的听不到吗?根本没人会发现?

每个人都执行了自己的杀人计划,很多人认为自己是杀人犯。过去的戏剧中有先例。现在关节越多,需要达到的条件就越多,满足每个条件的玩家就越少,这样嫌疑人就很容易被锁定在两三个玩家之间。只要侦探不糊涂,加上一两个可靠的平民,就很容易定位真正的凶手。

这是午夜酒店一号

从现在的效果来看,和大部分真人秀一样,午夜酒店二比午夜酒店一好,无论是立意、设局还是几轮集中讨论,质量都很高。

从设置游戏的角度来看,灵魂交换并不新鲜。这个案例是第三季第一个《酒店惊魂》案例的前传。但连侦探都成了嫌疑人,这很有意思。这样的案件设置会不会让侦探自己的投票偏向,或者给别人带来节奏?值得深思。



从实践的角度来看,《午夜酒店》系列聚焦儿童性侵这一非常敏感的主题。从四位男选手的姐姐和唯一一位女选手的荣门童的亲身经历出发,直接面对孩子所面临的残酷世界,引发了家长对孩子性教育重视程度的讨论。



《午夜酒店》二的案例让我想起了2013年青龙奖最佳影片《素媛》。该片根据韩国的一个真实案例,讲述了一个未成年少女如何走出灵魂的阴影,以及家人在遭受性侵后如何面对生活的故事。

2008年,“素媛案”原型罪犯赵因性侵8岁女童并对其造成严重人身伤害,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对他的判决和处置引发了韩国社会的震动。因此,赵就成了那些受到法律保护而没有受到严厉惩罚的性犯罪者的代名词。

《午夜酒店2》的价值观是第一种情况下作者最喜欢的地方——

“沉默不是缝合伤口的针。有时候,你说出来,就是保护自己的武器。”

有成千上万种表达爱的方式。父母认为自己输出的爱真的是孩子需要的爱吗?如何让孩子,不管是女孩还是男孩,懂得对黑暗说“不”,懂得和家人说话,懂得说出来,也是一种保护。



结尾是“侦探能源站”

杨蓉在投票结束时含泪的发言给作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想结束这场噩梦,抹去一切,重新开始她的生活。我希望她会得到它。”

节目组的小标题也很晃眼:“生活让我们遍体鳞伤,好在你没有放弃。”

这是明近几季调查的常用方法:值。



原因本身真的很感人。但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此时表现出来的“同理心”是否合适?不管是什么原因,一个人做了违法行为,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不然怎么谈依法治国?

这一票,在感情上,作者很感动;行为,但很难认同。

但这是明探案的独特之处:在角色扮演游戏中,允许各种选择。就像1998年《请回答》第一季撒贝宁选择为自己投票一样。玩家的选择反映了他们各自的价值观。有的人选择用情感打动人,有的人选择用理智说服人。正如明真的主题曲《天真无邪》所唱的“世界泥泞,罪与爱是同一首歌”,生活也是如此。有人认为一切都是黑白的,也有人认为一切都有灰色地带。

笔者认为,郝氏姐妹“随心所欲走出去”的真正方式,可能不是“抹去一切”逃避一切,也不是以暴制暴、以恶惩恶。沉默不是缝针,暴力也不是。只有勇敢面对,看到恶人被绳之以法,才能公开“走出去”。



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孩子不再害怕穿花裙子。

这听起来像纸上谈兵,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正因如此,更需要家长、学校、社会共同团结起来,以正确的方式、正确的方式保护弱势儿童。

不管他们多大,他们是什么,他们的性别是什么。

本期编辑张震

李宇菲
李宇菲
微博9326235粉丝 李宇菲潍坊市
18 岁 C 罩杯 39 码 180 CM
热门推荐
《明星大偵探6》封神瞭?
明星大偵探6:終於有人說實話瞭,三大原因從第五季就開始變味
NBA 可能再也沒有全明星賽瞭!
《明星大偵探》有趣的“雷詞排行榜”,還有這些規律你發現瞭
明星都有一套防走光的辦法,倪妮穿超短裙直接下蹲,趙薇也是
热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