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航
在殡仪馆上班的女人,胆子能有多大?

在殡仪馆上班的女人,胆子能有多大?

有一次我跟着朋友去殡仪馆值夜班,就碰到了一个在那工作的女孩,一个女的在殡仪馆上班,不光她自己的胆子很大,有时候也很考验别人的胆量啊。

我有一个朋友在殡仪馆工作,是男的啊,殡仪馆是需要值夜班的,我们这边是轮流着,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值一次,我对他们这个工作还是挺好奇的,家里有事,或者朋友家有需要帮忙的,我也去过殡仪馆,不过都是白天去的,晚上是真没去过,白天去的时候,看着殡仪馆内部就是很高,周围都是那种挺大的窗户,显得屋里明亮,空旷,白天的时候人多,屋里也很明亮,所以看起来也没什么吓人的,但是我很好奇晚上在这么一个空旷的环境下工作,是一种什么体验,会不会害怕。

有一次我跟我那个朋友一起吃饭,我就问他,“你们平常在殡仪馆工作是什么体验啊。”他说,“没什么体验啊,就是干活呗,现在都有流程,都是按流程来,没啥特别感觉。”我说,“不会害怕吗,把人推进火化炉的时候,我看都是一个工作人员在操作的,也不让别人进,干这活不害怕吗?”他说,“时间长了,也就不害怕了,反正人都是在一个大盒子里装着,也看不着,习惯了,就是普通工作了。”我说,“你们胆量真行,那晚上呢。”说到晚上,他停了一停,说,“晚上可是会发生好事的,你想不想体验一下。”

他这么一说,就把我好奇心勾起来了,我问他,“啥好事啊?”他说,“啥好事你就不用管了,我领你体验一把怎么样。”我说,“咋体验啊,你还能领我进去吗?”他说,“能啊,下次我值夜班的时候喊上你,你敢去吗?”我说,“去就去,反正有你在,有什么好害怕的啊。”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等到他晚上值班那天,提前给我打电话说好了,我那天正好没什么事,晚上的时候就跟他去了,刚去的时候,他领着我,大厅里面灯都很亮,所以感觉跟白天也差不多,没什么好害怕的,我就跟着他去了值班室,到了值班室,我跟他说,“这里跟白天也没什么区别啊,没什么恐怖的啊。”他说,“这里本来就是跟白天一样的,又没换地方,能有什么不一样啊。”我说,“那你当时还神神秘秘的跟我说,晚上有好事,有啥好事啊。”他说,“过会儿,等再晚点,你自己出去试试。”他越这么说,我感觉越害怕,我说,“我自己出去干什么啊,跟你在屋里就行。”

值班室里有监控显示屏,能看到殡仪馆其它地方,说实话,我感觉这个监控挺恐怖的,我看着它,就总感觉某个角落会突然闪出一个人影,再从屏幕里钻出来,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还越想看,我估计这就是人家说的“自己吓自己”,根本没有的事,都是自己瞎想出来的,我们俩聊了会儿,我感觉刚来的那股新鲜劲儿也过了,确实也没什么意思,过了会儿,我们俩就拿出手机,各玩各的了。

玩了会我就感觉想上厕所,想去上,又想起这是在殡仪馆了,有点害怕,不大敢出去,我就跟我朋友说,“我想去厕所了,你去不去啊?”他说,“我不去啊,你自己去吧。”我心想,你这是故意的吧。说实话,自己出去确实有点害怕,但是硬拉着他去吧,又怕被他笑话,最后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自己去吧。

然后我自己就出去了,出去后我才想起来,我不知道厕所在哪啊,我又回去问我朋友,他说,“就在一楼大门那,有指示牌,你过去就看着了。”晚上自己走,感觉就不太一样了,灯还是很亮,但是晚上没人啊,地方又空旷,走路感觉都是回声,四周又那么安静,还是有点恐怖啊,我就自己下了一楼去找厕所,走到大门那的时候,还有个展台,都是些骨灰盒,花圈什么的,吓的我也不敢多看了,幸好厕所很明显,我就赶紧冲进去上厕所了。

解决完了,也就不那么紧张,不那么害怕了,结果一出厕所,又看到了一幕让我头皮发麻的景象,就看前面有一个女的,穿了个白裙子,手里不知道拿了个什么东西,在那慢悠悠的走着转圈,我其实不愿意往那些乱七八糟的方面想,但是身处的环境非得让我那么想,大晚上的,在殡仪馆里,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的在那转圈……

我不想过去,但是楼梯在那边,非过去不可,而且我确实也想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搞不清楚的话,我会一直疑神疑鬼的,更害怕,主要是我确实不相信有鬼,我就慢慢的走过去了,走的近了,才看清,她拿的是一把扫帚,看那样是在那扫地,我就更好奇,大晚上的谁会这么闲啊,我走到近前了,结果她一抬头看到我了,我还没说啥的,她“啊”的叫了一声,看那样是吓着了,她一喊也吓了我一跳,我说,“你干啥呢。”她说,“你还好意思问我,你这偷偷摸摸的走过来,也没点声音,想吓死人啊。”

听她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她会害怕,就证明没问题啊,我说,“不好意思啊,刚才我上完厕所出来,看你在这慢悠悠的转圈,也不知道你在这干什么,有点害怕,所以就想偷偷的凑近了看看。”她没好气的说,“不知道谁弄了些碎泡沫进来,飘的到处都是,这玩意太轻了,不好扫,我这不是在这收拾嘛。”我说,“我在远处看不清,不好意思了,吓着你了。”她又抬头看了看我,说,“不对,你是谁啊,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啊。”我赶紧说,“我是今天值班的王**的朋友,我就是对殡仪馆的晚上有点好奇,所以来看看。”她说,“你也真够无聊的,这有什么好看的啊。”我嘿嘿一笑,“没见过,就是好奇嘛。”

她说,“正好我也扫完了,走,一起上去找你朋友聊会天,我自己在下面也无聊。”说完我们两个就去了二楼的值班室,我朋友一看,我们俩一起进来的,就挺惊讶的说,“你怎么把咱的美女化妆师请来了,快请坐。”那女的摆了摆手说,“低调低调,还是学徒,离化妆师还有一段距离。”我朋友说,“你们俩怎么一起了啊,你们认识吗?”我说不认识,我就把刚才那事跟他说了一遍,他神秘一笑说,“怎么样,我说晚上有好事发生吧。”

我说,“啥好事啊,刚才一个人出去,确实有点恐怖啊。”那女的说,“恐怖啥啊,习惯就好了,我刚来的时候也害怕,现在啥事没有了,没什么恐怖的,就跟普通工作一样,还是一份比较轻松的工作。”我说,“你一个女孩,来这里上班,胆子真够大的。”她说,“我胆子可不大,从小胆子就是出了名的小,菜上有个大青虫,都能把我吓哭。”我说,“那你怎么还来这工作啊,晚上的殡仪馆可比个虫子恐怖多了。”

她说,“其实我一开始也不是想来这的,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我就想考点事业单位,公务员,事业编啥的,天天学习,时刻准备着,有合适的我就报考,考了几次也没考上,正好看着殡仪馆招聘,我也就报名了,当时就是想试试,没想过能考上,结果吧,就是这么巧,我就考上了,考上之后我也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干呢,最后想了想还是来吧,毕竟考上也不容易,来试试呗,真要是太恐怖了,我就跑,再就是我爸妈岁数也大了,我也不能一直在家闲着啊,该是我让他们享福的年纪了,还有就是之前总听人家说这里工资高,挣的多就没有理由不来啊。”

我说,“那你还真厉害,还真就干住了。”她说,“刚来的时候我也害怕,特别是值夜班的时候,后来感觉也就没什么了,这就是一个工作场所,我这人反正也是心大,时间长了就没啥感觉了,慢慢的觉得这还挺好,工作轻松,挣的还多。”我挺好奇的问她,“总听说殡仪馆挣的多,能不能给讲讲啊。”她说,“确实是比一般的事业单位挣的多点,主要是我们有绩效,就像我师父吧,干化妆师,这种要是碰上一个脸部毁坏严重的,家人又愿意弄的话,一个就能挣不少。”听她说完我就有点瘆得慌,我说,“你们真行,看见那样的脸不害怕吗?”她说,“还是那句话,习惯了。”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她说,她要下去了,一楼值班室里不能一直没人啊,她走了之后,我就打趣我朋友,说,“你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啊。”没想到他还脸红了,说,“你咋知道的。”我说,“你那殷勤样,谁看不出来啊,又给人家拿水果,又给人家倒水的,还时不时的偷看人家。”他嘿嘿一笑,我说,“喜欢就追呗,有啥不好意思的。”他说,“我怕人家看不上我啊。”我说,“看不看的上的,先追了再说,追了就有机会,不追啥也没有,你还指着人家女孩来追你啊。”他下了下决心说,“行,我追。”没想到他们俩最后还真成了。

待了一晚上之后,我觉得这地方也没有什么恐怖的了,也就是这么个地方,刚来的时候新鲜,对这地方充满好奇,自己总幻想这地方什么样,说白了就是自己吓自己,待时间长了,感觉也就那样了,用那女的话说,就是已经习惯了。

在殡仪馆上班的女人,胆子有多大,这个真不一定,不一定胆子就得很大,但是我觉得一个女人要在殡仪馆工作,一定得有几个条件:

1,你得努力啊,殡仪馆这工作都说吓人,但真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你得努力,通过笔试,再经过领导面试,觉得你能够胜任这份工作,你才能来的。

2,心得大,有些人胆子并不大,她会害怕虫子,害怕老鼠啥的,但是她心比较大,不会去胡思乱想,其实在殡仪馆工作最怕的就是自己吓自己,自己要想吓到自己,就是脑子里乱想,本来没有的事,自己也得把它幻想出来,这种人真不适合在殡仪馆干。

3,责任心强,殡仪馆这地方跟其它地方还是不太一样,你说一点都不害怕,我觉得是不可能的,特别是新人,刚来的时候,有些人就直接吓跑了,你只有说有责任心,自己为了点什么,为了爸妈,为了家庭,这些能支撑着你坚持下去,只有坚持下来的,才能胜任这份工作。

我觉得不管大家在哪工作,做什么工作,都要有责任心,都要不断的去学习,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做的更好。

##########

我以前认识一个38岁的女人,她就在殡仪馆上班,她以前犯了错在监狱里面呆了十一年牢,出来后找不到工作,后来等了大半年,终于在殡仪馆谋了一份差事。

她告诉我,在里面上班的女人,胆子不一定就会很大,她们也只是为了生活,她们也许也只是生活中很普通的一个人。里面有些有编制的女管理者,整天待在办公室里面,一只老鼠蟑螂都能吓得尖叫,又能谈得上是多大胆子?

至于他们这些临聘人员,整天和遗体打交道,也不见得就有多大的胆子。但是没有办法,为了生活,每天硬着头皮上呗。她们严格遵守里面的一些制度以及传统,什么里面必定会戴金戴玉呀,什么坚决不会带镜子在身上呀,什么每月的特殊日子要调班坚决不会来上班呀,什么逢年过节要去寺庙里面拜拜呀,什么包包里随时都有各种护身物品呀。总之,江湖越老胆子越小,里面的各种传统比较多,其实遵守这些传统又何尝不是内心恐惧的表现呢?

在殡仪馆里面工作的女人,她们很多也是普通人,她们也渴望被爱,她们也渴望有一个健康快乐的生活。她们的工资也许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高,但是她们的工作强度和心理压力绝对和你想象中的一样多。

生活就是这样,每行每业都有自己的难处,针对每个行业我们都不要戴上有色眼镜。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尊重别人的职业,尊重他人,其实也是尊重我们自己。

##########

大多数人对死亡、尸体非常的恐惧,而有极少数人却天生具有“免疫力”,比如乱劈柴认识的一位在殡仪馆工作的美女美容师。

小何在殡仪馆工作,她是我们这群朋友中最为奇葩的一个,胆子很小,蟑螂、老鼠都怕,却又是我们认为胆子最大的女人,在殡仪馆当美容师,也就是给死人化妆的。

小何是那个年代接班去殡仪馆的,殡仪馆属于民政部门管,父亲老何当兵退役回来安排工作,因为没有什么关系,就被安排进去了殡仪馆去“烧炉子”。老何一干就是三十多年,退休了。小何中专毕业,原本分配到偏远的乡上去做个卫生员,她不乐意,老何只能叹气让她接自己的班进了殡仪馆。

女儿进殡仪馆,换成哪个父亲都会叹气。老何很不乐意,小何却很高兴,至少工作在县城里,和男朋友在一个地方,至于工作嘛,不就是给死人化化妆吗?又不要多大的技巧,即使化得不好,他又不会坐起来骂娘。

小何就这么进了殡仪馆,先是跟着师傅学,然后就可以独立上手给尸体化妆了,据说她自从进入了这个行业,被当地殡仪馆、民政局的领导惊为天人,对她的一致评价:从未见过这么大胆的女娃子!

据她的同事说,小何进入殡仪馆的第一天,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还到处东看看西瞧瞧,别说躺在化妆床上的死人了,就是她从未见过的焚化炉,她也毫不胆怯的在边上看半天。第二天就开始学化妆,是一个车祸去世的老人,半张脸都被撞没了,张着半张大嘴,瞪着一只眼睛。

师傅本来不想带小何第一次就做这种恐怖尸体的化妆,无奈当时师傅的助手请假,需要一个人在边上协助,就将小何直接带进了化妆室。师傅还担心小何心里承受不了这种惨状,进去之前还说了好多安慰的话。可是等到进入了化妆室,小何似乎对这具残破不堪的尸体根本没有恐惧感觉,而且还用戴着手套的手指伸进破碎的头颅里面去,问师傅,这里面是不是要塞点东西,要不就塌了。

师傅一愣,这姑娘可以啊,不但不害怕,而且还相当的有悟性,于是就给她讲解各种破损尸体的化妆方法,从此小何就跟着师傅一步一步的学习,三个多月,她就可以自己一个人独立给尸体化妆了。

小何的胆子大也只是在殡仪馆工作的时候,在她眼中,那些躺着不动的尸体其实就是给一个石膏娃娃化妆,化得好与歹,没人抱怨,她工作的时候,喜欢一个人戴着耳机听着音乐,给死者精心地做最后一次妆容,无论这个死者是正常死亡,还是死状很惨,在小何看来都只是她工作的对象而已。

小何在殡仪馆工作这么多年,就因为这个工作原因,离婚了两次,现在还是一个人带着个儿子,两任丈夫离开她都是因为受不了她的工作。据小何自嘲说,一回到家里,两口子一吵架,老公就会说每天吃饭都觉得恶心,想到你用摸死人的手给我做饭,我都吃不下。

离婚两次的小何为何不换个工作呢?中年女人有中年女人的无奈,从那个年代走过来,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是多么的不容易,更何况现在殡仪馆化妆师的待遇还不错,小何自己也看到了最为关键的问题:一个从殡仪馆出来的女人,哪个企业又敢用呢?

##########

我妹妹24岁的时候,去殡仪馆上班。因为她大学毕业之后,在社会上找工作,但是她找到的工作,月薪都太低,所以她不愿意做。低工资的工作,她不愿意做,高工资的工作,她又做不来。

结果在家里,没有参加工作,浪费了一年多的时间。之后我叔叔觉得,她再不去参加工作可不行,因为他们总会有老去的那一天,不能一辈子照顾她,所以要求她去找工作。

无奈之下,妹妹收拾了行李,然后离开了老家。之后她来到了县城,在县城的广告招工牌上,她看到殡仪馆在招工,而且工资待遇很高。

于是,她就抱着试一试的念头,去到殡仪馆应聘。结果因为她的学历高,而且当时殡仪馆又缺人手,所以她就直接被殡仪馆招收为临时工了。

那时候殡仪馆里最缺的是化妆师,而化妆又是细活,所以招收她进殡仪馆的人征求她的同意之后,就派她去跟老化妆师学习给逝者化妆。

因为在殡仪馆工作,是要长期跟逝者打交道的,所以难免会有心理压力,因此在她刚进殡仪馆工作的那段时间,她每天都会接受各种各样的心理培训。

久而久之,她在殡仪馆工作的时间长了,就对殡仪馆接回来的逝者,司空见惯,也就不再害怕了。不仅如此,她的胆子还变得很大了。

在我的印象里,我记得小的时候,我这个妹妹是很胆小的。那时候我们还居住在老宅,而且还没有分家的时候,她连晚上的时候,走路看到自己的影子都会害怕。

但是在伯父去世之后的第三天,她的做法让我对她刮目相看。那天,堂姐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通知家族里的人,晚上九点钟去山上给她父亲上香。

但是妹妹听错了,她以为是晚上九点钟要到伯父的坟墓旁边,给伯父上香,所以那天晚上,我们刚要从家里出发的时候,她已经到那里了。

她等了我们十几分钟左右,没有看到我们,想打电话,但是手机又没有信号。而她误以为我们已经在伯父的坟墓旁边上香,是自己来晚了,所以她就自己上了山。

到了山上之后才发现我们都没在,她想到山下来等我们,但是又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爬上山来,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成,因此她自己给伯父上了香,然后才到山下等我们。

当我们来到山下的时候,看到她一个人愁眉苦脸地坐在摩托车上。于是我问她:怎么又不开心了。她回答:我都等了你们很久了,你们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我回答:你不就是比我们早来了一会吗?你等我们一会,又不会有什么损失,至于板着脸吗。她回答:我不是等你们一会,而是等了很久了,我都已经上山上香然后才下来等你们了。

当时听完她的回答之后,我哈哈大笑,表示不相信她说的话。因为伯父的坟地所在的位置,需要翻过一座,距离我们当时所在的位置至少也有1.5公里。

而且妹妹小时候胆子很小,因此我不相信她已经上山上香才下来等我们。结果当我们来到山上,并且来到伯父的坟地之后才发现,在坟墓周围还有没烧完的香。

那一刻,我才相信妹妹说的话是真的。所以我来到山下之后,我对她说:你啥时候胆子变得那么大了,在我印象里,以前每到晚上的时候,连看到自己的影子都会害怕。

她回答:我现在长大了嘛,而且我目前的工作,是在殡仪馆上班,专门给逝者化妆整理逝者仪容的,所以我每天都能接触到好几位逝者,多的时候十几位,司空见惯就不再害怕了。

听了她的回答之后,我才知道那段时间她在殡仪馆上班。这件事情过后,我们村里有一户人家,也误以为我妹妹胆子小,所以吃了哑巴亏,但是妹妹却获得了胆子大和村里女人抬棺第一人的名声。

那次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们村里有一位老人去世了,而我堂哥和那位老人的孙子是好朋友,所以他家里有老人去世,按理说我堂哥是需要去帮忙抬棺材上山安葬的。

但是那个时候堂哥在东莞上班,所以回不来。他又担心这次不去帮朋友,下次自己家有事的时候,别人也不来帮忙,所以他在家族群里喊话,找人顶替。

那天,凑巧我跟妻子回娘家,所以没能帮堂哥去抬棺材。结果妹妹自告奋勇,在群里对堂哥说:你发随礼钱过来给我,我去顶替你。

堂哥回答:我的妹妹,你别开玩笑了,去顶替我,不是去帮厨,更不是去吃顿饭而已,而是需要抬棺材上山的。堂哥发出这段话之后,妹妹久久没有回复。

当时我以为她害怕了,没想到,她还真敢去顶替。后来,她来到办丧事的那户人家之后,她就去跟抬棺材的人同桌吃饭。所以那帮人问她:你一个女的怎么能跟我们同桌吃饭,我们是要抬棺材的。

她回答:我是来顶替我堂哥的,所以我当然知道需要抬棺材。她说完那番话之后跟她同桌吃饭的人都嘲笑她,因为在我们村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让女人碰棺材的例子,原因有以下三个。

因为棺材400斤左右,加上逝者可能就得有500斤重,还有一些抬棺材的竹子,总重量得有700斤。16个人抬的情况下,每人得分担43斤左右,而且上山路途遥远,因此担心女人力气小,抬不动。因为村里人很好面子,担心给女人参加抬棺材,会遭到邻村的嘲笑,嘲笑我们村里没有男人,竟然让女人参加抬棺材。所以,我们村里,无论谁家有人去世,从来都不允许女人抬棺材。大部分的女子胆子都很小,所以他们遇到村里办丧事的时候,她们巴不得躲得远远的,因此我们村里,无论谁家有人离开人世,抬棺材的任务,一直都由男人来完成。

但是我妹妹例外,因为很多人嘲笑她,而且就连办丧事的那户人家也瞧不起她,所以对她说:如果你不害怕,而且你抬得动,我们就破例一次,让女人参加抬棺活动。

妹妹回答:你们说话可要算数哦,因为我是来顶替我堂哥的,不是来吃闲饭的。办丧事的那户人家说:只要你能行,我们说话算话。

结果那天,在准备抬棺材上山的时候,妹妹抓着抬棺材的竹子,而且是站在棺材左侧的最前端。当时办丧事的那户人家傻眼了,但是又无可奈何,因为已经答应她了。

后来,妹妹真的跟着15个男人,一起把棺材抬上山。因为她是个女人,所以轮换的人比较照顾她。每抬出去100米左右,都会换她下来休息。

妹妹完成了抬棺材的任务,这件事在我们村里成了佳话,村里人都夸她胆子大。同时村里的女人们也因为她,所以多了一句“谁说女子不如男”的口头禅。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我妹妹在殡仪馆上班。而她进殡仪馆工作之后,胆子是变大了,但是仅限于对待逝者胆子大,其余方面她还是很胆小。比如,看到老鼠或者蛇,她都会害怕。

她为什么进了殡仪馆工作之后,面对逝者不再害怕?根据我的总结,有以下三个原因。因为她有基础,基础是她没有退路,因为工资低她不愿意干,高工资的工作她又做不了,所以她想要高工资,只能靠胆子大。因为在殡仪馆里当化妆师,每天都需要跟逝者近距离接触,所以她进殡仪馆之后经常接受心理素质教育课,因此她面对逝者,不会感到害怕。因为她当化妆师,每天至少也会给一两位逝者化妆,忙的时候甚至十几位,每位逝者的面容和模样,她都看见过。所以司空见惯,因此不害怕。

最后我想说:妹妹在殡仪馆上班,她大胆的程度是敢一个人上山给新坟墓上香,并且还敢跟男人们组队抬棺材。这种胆量,我认为,很多男同胞都不及她。

##########

我堂姐45岁家里急需用钱,来深圳做保洁工资才2500,经老乡介绍去了殡仪馆做美容师月入过万,看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堂姐答应去殡仪馆上班之前,跟介绍她工作的老乡打好了招呼,不让她告诉家里人,听起来不景气,去那面试之前,我给她化了个妆,然后给她讲了一堆化妆的常识知,过去面试那个主管就问她,敢不敢很死人打交道,她挺直腰板的说自己不怕,后来就被录取了。

去那上班的第一天,看着那个不同面孔和年龄的尸体,心里直犯怵,还有白天随处都能听到家属哭哭啼啼的声音。

上岗前,有2天化妆培训,身边没缺人陪同,到了第二天主管带着她,亲自给一个刚被车撞死28岁的姑娘化妆。

堂姐,把盖在死者身上的那块白布揭开,看到死者脸上痛苦的表情后,吓得呀的……叫了一声,打算退到主管后面躲起来,被这位主管一把抓住她的手拉了回来,让她盯着死者的脸看着不要动,就是以这种方式锻炼她的胆量。

她回忆道,站在那里手心冒汗,撒谎去了趟洗手间,重新调整了下心情才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她用自己的方式,给死者做了个祈祷,然后在主管的指导下给她化了妆。

死人妆,比正常人的难弄,皮肤没弹性,又干。

堂姐只要用手碰到那些人的皮肤,心里就发毛。

有些死者嘴唇凹在嘴里,还要用东西去固定,一个细小的动作都觉得是对死者是种不尊重,心里很是害怕,手重了容易变形了,家属会责怪。

做这行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但这是工作,也是职责所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就习惯了。

所以说赚钱很不容易,面临着极大的心里挑战。

在那上了一个月班,工资发了1万3,激动的给我打电话,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

她告诉家里人,自己是在外面当清洁工,拿着另一个当保洁员老乡的工作服,拍了张照片发给她儿子。

当时,这个老乡就是没这胆量,才把这活推荐给了堂姐,听到,她的薪水后却是心动不已。

平日里还有些熟人老是拿她开玩笑,躲避她的也有。

做了差不多有2年多时间,她已经独立完成了400多位死者得化妆。

听起来还挺有成就感的,虽然得不到别人的肯定,但尽职尽责了。

也为那些死者留足了最后的尊严与庄重。

这几年里,她跟我合租一房一厅,每天要坐1个多小时的车来回上下班,两人可以做伴,聊聊天,但很少谈她工作的事情。

或许是对职业的尊重与理解。

前段时间她在殡仪馆遇到了一位很特殊的死者皮肤癌去世,脸部都有点变形了,家属还要求还原老太太化生前的容颜

这位72岁患皮肤癌去世的老太太,家里条件很好,子女来殡仪馆都是开的玛莎拉帝,姐弟俩合伙开了家公司,入行早都发财了,家属给了堂姐一张她生前的相片,让她照着这个样子化妆,交代清楚后,还把老太太用过的名牌化妆品都拿过来了。

家属单独给了她2000块钱,以示帮忙,后来被她拒绝了。

经过简单的信息了解后。

进到冰馆,准备正式给她化妆,看到本人后真的有点不淡定了,老太太样子很和蔼,只是脸上那些鼓包的肿瘤有些破水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形。

为了满足家属的需求。

她为老太太做了面部填充和修复,前后花了半天时间,中间过程别提有多难受。

忙完这事,连中午饭都没吃,就躺在工具间睡着了。

这项工作看起来简单,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接受的事情,但都需要用心去对待。

中国有句古话,叫:死者为大。

大概的意思就是,死者的需求和最后的告别是应该被别人尊重的事,其他事特意放一边。

通过堂姐去在殡仪馆上班这件事,我很佩服她的勇气和对工作负责任的态度,我认为在工作面前人人平等,社会需要更多这样无所畏惧的人,冲在最前面去承担。

@佛系张家大小姐有话说:

各行各业因为岗位不同,需求不同,才涌现出了一批不惧言论与真诚付出的女性工作者。因为需要所以才应该被尊重,不是她们有着与常人不一样的勇气和胆量,而是她们选择了需要有人去选择的岗位。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都应该克服心理困难,打破常规用心去做,才能成就不一样的自己。职位不分高低,更不要把别人的想法强加在自己身上。做你所做,你的定位在哪价值就在哪。所以在那上班的女人,是对个人心里素质的与精神层面的考验,要经得起家人朋友以及社会的看法,可以说是相当不容易的,但是能帮助她们解决生活问题,增强了社会社会责任感,也是值得的事。

所以我认为,那些在殡仪馆上班的女人不是因为胆子大,一方面是生活所迫另一方面是社会责任。

##########

我一女同事,曾在殡仪馆上班,月薪12000,一开始她很欣喜,觉得这钱拿的轻松,可半年以后,她却果断辞职了。从此绝口不提曾在殡仪馆上过班。

偶然知道她曾临聘殡仪馆,当时就震惊了所有人,这女同事胆子也太大了

公司是个代理商,做信息行业,人员20多个,待遇5000左右,不过胜在稳定。这个女同事,我叫她刘姐,去年入职公司做财务,为人比较低调,踏实肯干,兢兢业业,一开始觉她在公司毫无存在感,可一次偶然的聊天,才明白她的经历真是低调的过分。

财务室里有4个女生,2个会计,一个出纳,另外一个协助报账审账,发放工资。这天下午,我刚出差回到公司,准备去财务哪里报账,也不多2000多块钱,走进办公室,就听见她们在有说有笑。

同事王姐沮丧地说:"我老家有人出车祸去世了,又要请假了。"

同事小赵说:"我家里上个月也有一个去世的,懒得回去,现在这事太多了。"

我也搭茬着说:"所以现在的墓地那么贵,要我说最火的行业就是殡葬业了,绝对独门生意,没人抢。"

王姐也附和道:"听说里面的工资还很高,月入过万,小李呀,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要不你也去试试。"

我连忙摆手说:"别,我没那个胆子。"说完,大家笑了起来。

可这时,刘姐却嘟囔了一句:"里面的工资是高,可也要有能力拿才行。"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王姐笑着说:"老刘呀,你好像对里面很了解,有亲戚在里面上班?"

接下来,刘姐的话却震惊了我们所有人:"前年我在殡仪馆里,上了半年班。"接着她说出了隐藏心底2年的经历。

才开始,她觉得和上班没什么两样,只是内心有点犯怵

那时候她刚毕业,四处找不到工作,在家肄业期间,看到殡仪馆招聘临时工作人员,待遇丰厚,底薪直接10000块钱,月底加2000补助。这瞬间打动了她,虽然这地方工作有点晦气,可有钱拿,就没那多的顾及。

后来,她顺利地通过了笔试,面试。在里面从事接待工作。这里面的人形形色色的,整天接待的都是哀伤的人,也整得她心情郁闷。不过这是人之常情,她也就安稳的工作了几一段时间。

其实,才到的时候,就有里面的老人告诉她,在殡仪馆有几件事做不得。

第一:上班期间,在大厅里别胡言乱语,别乱说"我也快要死了"之类不吉利的话。不要轻易地说自己的名字,也不要说"我不怕鬼"这种对亡者不敬的话。

第二:办事时,不要东张西望,别去那些阴暗角落,远离棺材,恪尽职守,绝不能多事。

第三:不能在殡仪馆里乱念佛经,以免弄巧成拙。注意主家提供的八字信息,精神状态不好,生病的时候,可以请假。

还有很多小避讳,她也言听计从。所以待了一段时间相安无事,不过当家人知道她一个女生在这里工作时,被她的胆量所震惊,就劝她赶紧走人,她不同意,觉得这12000块钱拿的轻松,为何要走?

可接下来,她才发现在这里上班的坏处

首先,她在这里上班,无法与亲戚朋友直接诉说。虽然工资待遇很高,可却只能说自己在单位工作,搞得神神秘秘的。

其次,亲戚结婚只能随礼,一般不到场。一开始她不知道,想着表弟结婚,喜庆日子,自己也想去帮衬一下,可她母亲却劝住了她,让她不要去,怕以后表弟知道她工作后,心生不快。后来,私下里,她问同事,得到的回复也确实如此,都是尽量少去,或者不去。就像寡妇不参加婚礼一样。

最后,让她选择辞职的主要原因是,在这里上班,找不到对象。亲戚朋友都不知该怎样介绍她。于是,工作了半年,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她只能果断辞职走人,并且绝口不提曾在殡仪馆上过班。

写在最后

后来,我问她:"你在里面上班,不害怕吗?"她却笑着说:"那时候,只想赚钱,那想那么多,如今想来,当时也确实有点傻。"

作为一个女孩子,虽然她在殡仪馆没上过夜班,可就这胆量也足以让人敬佩。其实,这种工作就跟外科手术一样,习惯了你就不害怕了。

最后,我希望大家能用正常的眼光去看待里面的工作人员,360行,每个行业都不容易,作为特殊行业更是被人所忌讳。既然选择了殡葬行业,就要尽职尽责地做下去,遵从行业规则,不该看的事情不看,不该说的话不说。

所以,在殡仪馆工作的女生,胆子不是一般的大,恐怖故事,小说电影,如同喜剧,碰见耗子小动物,如同宠物,看惯了就习惯了,不是吗?

##########

殡仪馆上班是一种工作,并没有说的那么邪乎,因为我们中国人对死亡其实有一些忌讳,所以对于同类的死亡,基本上敬而远之,当然正常死亡的情况下,是亲朋好友这些,就算忌讳也会需要去面对,但是对于陌生人与自己无关的,遇到了基本上都会远远的躲开。

但是任何职业都有存在的意义,死亡打交道的人几千年来都是一直存在的,并不是说现在才有,古代有各种存放尸体的义庄,还有专门为皇族守灵的宫女,这些人她们不害怕吗,对于古代传统文化的影响,胆魄和强大的心理素质是必须的基本条件,以及对死亡的一种心态上面的敬畏和尊重。

这些并不只是说只有男人才具备,女性同样具备很强大的心理素质,殡仪馆里面工作的,还有墓地里面工作的一些女性工作人员,她们就有很强大的心理素质,殡仪馆里面很多遗体化妆师其实都是女性,有的女性甚至是管理者还要值夜班的,所以没有一点胆魄那是不可能做得好的。

而在殡仪馆里面工作的人,都是大学殡葬专业培训毕业出来的,愿意去学习殡葬专业,就说明她们其实对于死亡并不是恐惧,只有一种尊重,如果恐惧死亡,那就不可能真正的去学习这种专业,虽然说这种是冷门职业,再冷门其实都有人愿意做,有些事情其实总得有人做吧。

殡仪馆里面工作,要克服的就是心理方面的问题,精神方面的问题也很重要,所以就必须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和精神承受能力,毕竟面对死亡,心理承受能力弱的很容易胆怯,那种气氛下,精神承受能力弱的,很容易被阴冷悲伤的环境搞得精神崩溃。

殡仪馆里面上班,其实没有直接的危险,所以害怕其实并不是来自直接的危险,能在里面工作的都不会害怕那种间接的东西,有一些人对直接的危险担心,但是对无形的东西并不害怕,有些人对无从下手的无形的东西害怕,但是对直接的危险不害怕,因为知道自己可以做出应对,殡仪馆里面就是要面对无形的东西,考验的是心理素质,作为事业单位编制,可以说工作有着落,生活基本上已经不用担心。

##########

在殡仪馆做事,基本上天天和死人打交道,这是一项很有挑战性的工作。尤其对女性来说,更是一种意志与胆量的考验。那么,在殡仪馆上班的女性,胆子究竟有多大?

其实,在这里上班的女性和平常的女性没有多大区别。刚来时,觉得这里阴气重,有些恐惧不适应。时间久了,就会见惯不怪。就像学西医的女生,哪个没有见过泡在福尔马林的遗体,哪个没有亲手做过解剖!与尸体打交道的工作并不恐怖的,恐怖来自我们的内心。这种心理障碍与压力会随着时间延续,慢慢的消失到最后习以为常。毕竟,谁都明白:那些死人就是一具没有灵魂思想的肉体,他们不会说话,更不会报复,害怕完全是自己吓自己。

暂时的恐惧心理,与殡仪馆丰厚待遇相比,孰轻孰重相信大家心里都一杆秤,这就是为啥殡仪馆人员流动没有工厂那么频繁。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是事业编制,是一个旱涝保收职业,它的收入相比较其他事业编制高出许多,更关键这里还有一些灰色收入。比如整容化妆师、火化工、装骨灰的等等,家属出于让逝者走的更有尊严,都会给他们意思意思。据说,有些人额外收入,甚至比他们的工资还高。

女性在殡仪馆多是从事开票据的工作,与尸体基本上不打交道。与尸体打交道只有女化妆师,她们都是来自于大学的殡葬专业。在没来殡仪馆前,就已经和尸体有过接触,已经有了一个适应过程。到殡仪馆工作后,就谈不上什么害怕了。我曾在殡仪馆见过一个装骨灰的女性工作人员,看样子不过二十四五的年纪。逝者骨灰被送出来后,她拿出小锤先把大的骨灰敲碎,然后铲入骨灰盒中,再把托盘剩余的骨灰打扫干净,一并装入骨灰盒,而后用胶封口,动作轻松自如,一气呵成,丝毫不见胆怯之情。我问她,你不害怕吗!她说在家属眼里骨灰是逝者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遗存,在我们看来就是一堆无机物,没啥可怕的。

很多人说,每天给我1万元的工资,我也不去殡仪馆上班,这种想法就大错特错了,殡仪馆的工作不是你随便想干就干的。在如今事业岗位竞争日趋白热化的今天,即使你有大学文聘,在职能部门没有一定的人脉也未必能进殡仪馆工作。那里的工作比起你在工厂打工不知轻松了多少倍,还有它的待遇、福利,都不是工厂所不能比的。

对女性而言,在殡仪馆工作最可怕的不是工作环境,而是来自亲朋好友的误解。出于对死人的忌讳,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孤立你,没人愿意和你握手,结婚生子更不会邀请你参加,因为谁也不想把晦气传给自己。所以,在殡仪馆工作的女性,一般都不愿提起自己的工作,当有人问她干啥时,她们总会说,我在民政部门工作。最让殡仪馆工作女性头疼的是婚姻问题,不管你长得再漂亮,工资再高,当对方听说你是在殡仪馆工作,许多人都会对你敬而远之。所以,在殡仪馆工作的,同行谈恋爱的比较常见。

在殡仪馆工作的女性需要一定的胆量,但更需要的是人们的理解与支持。希望大家都能以平常心态对待她们,而不是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她们。

##########

能在殡仪馆工作的女人不是一般的女人,无论是胆子和心理素质都是超出常人的,我的女同事她就喜欢挑战刺激的,真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我毕业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学的殡葬专业,估计是最冷门的专业之一了吧,我们一个班34个人,女生只有8人,而毕业后从事殡葬工作也只有4人,好多同学实习不久就辞职转行了,这个专业的确让人很无奈,谁愿意一天和死人打交道呢。

在学校期间老师教我们缝合破损的伤口,不过猪皮是真的厚,新鲜猪皮还好缝一点,隔一天的猪皮针都穿不透,又滑又硬,是最容易扎手的,后来又换了橡胶,软软的比猪皮好缝多了,这个技能非常重要,也是每个学生练得最熟悉的一项技能。

除了一些防腐、缝合、化妆、火化的操作技能外,还有很多专业理论知识和克服心理障碍的解决办法,我觉得最刺激的还属视频课了,全部都是真实的高清无码视频,画面感简直太强了,都是关于清洗和修复的视频,清洗碎成渣的头颅和缝补破损的遗体,都是些缺胳膊少腿血淋淋的画面,刚开始不敢看,看得多了也就没啥感觉了。

我和我们班一个女同学毕业后去了长沙一个殡仪馆实习,刚去我们主要负责遗体的清洗和妆容,刚开始也特别害怕,毕竟第一次零距离亲手触摸遗体,遗体较完整的还可以接受,但是身体残缺,血肉模糊的那种实在是有点恐怖,主要是下不去手,不知那种感觉大家能不能体会。

我所在的殡仪馆只接受意外死亡遗体,送来的遗体都是出于车祸、凶杀、自杀、跳楼、被击毙的歹徒以及无名遗体。有的遗体事发后就送来了,有的是间隔好几天甚至时间更久的,是最难处理的,先做清洗处理,再穿寿衣,最让人难受的就是气味,有的都已经腐烂生蛆了,那种味道让人无法言喻。

后来,我主动要求到火化间工作,因为我想熟悉各个流程,想自我挑战一下,更多是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工作不算累,就是动不动就得上夜班,我最讨厌熬夜了,第二天一整天都睡不醒,人家半夜来了总不能等第二天再给火化吧,火化完一个多小时,忙完继续睡。尤其夏天实在太热了,火化炉内部温度有80多度,火化车间也有40多度,汗如雨下,热的不是一般。

接下来就说说火化过程。亲属无死者告别后,遗体就被推到燃烧室的外炉,紧接着打开炉门让遗体平推进去,遗体进入内炉后关闭炉门,接着遗体就会像烤全羊一样被烧烤,头发瞬间燃烧,接着皮肤组织也会被烧的“吱吱”响,接着内脏也燃烧成了一团火焰,很快就会烧的显露出骨头。

半小时后,骨头就会被烧散架,有的还没烧完全,还要翻一翻接着再烧,一个小时后,炉门都被烧的发红,冒出很大的白眼,基本也烧的差不多了。

后来我那个女同学也自愿来到我们火化间,也想体验一下,本来给死者敛容久了,精神也麻痹了,对死者的敬畏之心也渐渐消失殆尽,这是环境造成的,我也无能为力。

她来后主要负责把没烧成灰的骨头挑出来,大点的骨头用铁锤杂碎,然后将砸碎的骨头继续燃烧,烧成灰为止,之后将全部的骨灰装入骨灰盒,而这件事我都不敢做。

我暗自感叹,这女人真是不容易啊,我在想这样的女人谁敢要,干我们这一行的,在别人看来都是非常晦气的,家里人都不理解,何况别人,迎接新生儿的医生都是被人赞誉的,而我们这些收拾残局的人总是被人嫌弃和嘲笑。

谈谈有什么体验

第一、容易挨骂。被死者家属指着鼻子骂,说我们赚黑心钱,不是人,死了还要下地狱。不过我当时也理解家属的心情,丧葬用品的价位并不是我们定的,而且各个价位都有,我们也没有强制性的让你买,真是让人头疼。

第二、替这些死者惋惜,感叹生命的脆弱与无常,生下来不容易,活着也不容易,但是死是很容易的。这里百分之八十都是年轻人和小孩,看惯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听惯了太多深夜的悲痛欲绝,便感慨能健康的活着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第三、想着每个月工资快发了,还要给女朋友买礼物呢,家里人爸妈生日快到了,该怎么过呢,节日快到了,要是去外面旅游一下该多好啊。

谈谈工资待遇

我刚去的第一个月是3000块钱,毕竟是学徒,三个月后成了5000,干满一年是8000,成为正式工以后工资基本都在一万以上,两三万的大有人在,主要看的是工作年限,工作时间越久工资越高,干的工作不一样工资也不一样,不过是挣钱挺轻松的一个冷门行业了。

谈谈灵异事件

说真的你让我编我都编不出来,根本就没有什么灵异事件,以前的看个恐怖片我都不敢去上厕所,都能憋一夜,现在看惯了形形色色的遗体,反而觉得生命都结束了,还能有什么可怕的呢?

那些觉得殡仪馆恐怖的人肯定连遗体都没有碰过,我们天天接触遗体的人会觉得,他的生命已经落幕了,不会再醒来了。

在殡仪馆工作应具备哪些素质

1、要完全确信不存在鬼魂之说,坚持相信只有科学才能改变人类,造福人类。

2、胆量要大,内心沉着冷静,相信自己能行。

3、对死者心存敬畏之心,毕竟是人生旅途的最后一站,要尽职做到最好。

4、克服流言蜚语。在殡仪馆工作者大家见了都避而远之,像看见瘟疫一样,我们必须做好心理准备。

最后

每一个殡仪馆工作的人都应该得到尊重,我们也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也是冒着生命危险的,有些遗体也是带着各种病菌的,我们就不怕传染吗?也怕,但是有什么办法,谁让我们是干这一行的呢,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我们,毕竟只有少数心理素质过硬的人才能干这活。

##########

表妹在殡仪馆工作,谈了3个男朋友,都吹了。暴风雨的深夜,表妹临时有事,二姑让我载表妹到殡仪馆,我硬着头皮豁出去了。没想到,更惨的还在后面。那时才发现,表妹的胆子真够大!

大学毕业后,表妹在省城找到了一份工作。她也特别喜欢这份工作,可天有不测风云,她患了病,以为剩下的时间不多。那段时间,表妹灰心丧气,谁去安慰她都没用。她也不想复检,也不想去治疗。她认为,很不公平,为什么自己年纪轻轻的就得了这种病。

一年后,表妹准备放弃了,她想把自己放弃了。

四个月后,表妹的身体竟然好起来了。后来表妹到一家正规的大医院检查,竟然没查出什么病。她再三跟医生确认,等到医生三次肯定的回答后,表妹吼啕大哭起来。

原来之前是误诊!

之后三年,表妹来到一家宁养院做义工。在宁养院里,表妹看到很多老人家都平静安详的走了,她自己能为他们做点事情,而感到内心很充实、很静谧。

但毕竟人在外地,二姑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她发动周边的亲戚朋友说服表妹回来。

无奈之下,表妹只好依依不舍离开宁养院,回到老家。刚好老家的殡仪馆在招人,表妹也考进去了,成了一名合同工作人员,表妹对这份工作却很珍惜。

在殡仪馆,表妹跟着一位化妆师学习。在这个过程中,若是其他人,肯定会经受过很多的惊吓、恐慌。可表妹在给老人化妆的时候,一脸的淡定、自然、平静。表妹的师傅很惊讶。

她的师傅也是一个女的,45岁左右。他师傅说,开始进入殡仪馆,她也感到很害怕。所以当她看到表妹如此的淡定,有些不相信。很多说自己胆子特别大的男人,一踏进殡仪馆,心里也是瑟瑟发抖。

就像我。

殡仪馆白天我进去三四次,都是送亲人的,但晚上从来不敢进去。白天因为人多,所以还不怎么害怕。但还是有点心虚。特别是骨灰堂、火化场,殡仪馆建在公路边,殡仪馆的周围,几乎一个半圆,全部安放着先人。晚上一个人经过,我肯定没有那个胆量。

可偏偏那个暴雨天,我就一个人经过这里。

说来说去,都要怨我那个表妹。

凌晨一点多,殡仪馆有急事,需要表妹去帮助处理。这个点去殡仪馆,对表妹本来没什么。但是,天又下着大暴雨,二姑很担心。于是二姑找到了我,要我送表妹去殡仪馆。

哎呀,为什么要我这个表哥送呢,说来话长。

表妹因为在殡仪馆工作,谈了三个男朋友,最后都不欢而散。他们都以感情不和为借口,其实就是因为表妹在殡仪馆工作。而表妹她自己也是除了工作,很少或者几乎没有被亲戚好友请喜宴或寿宴。遇到朋友从来也不主动跟人家握手。

好吧。如果不是二姑,我是不会在深夜送表妹去殡仪馆,我压根儿就没那个胆量。

到殡仪馆后,表妹把我带到她们的宿舍。原来她们的宿舍就是进门靠公路这一幢栋,6层,有电梯。凌晨1点多,整个殡仪馆除了暴雨声之外,静得可怕,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表妹说,除了一些值班之外,还有礼厅一些家属,门口保安,其他人一般都不住在这里。

也就是说整栋宿舍楼,可能就只有两三个人,而关键是他们现在都睡着了。

表妹把我晾在宿舍里,妹就去处理紧急事务了。表妹没说去哪里,但我知道她肯定是去给去世的老人化妆,而这个妆应该不是很容易化,所以深夜才把表妹召过来。

表妹走后,我第一件事就把门关紧,把窗户也关紧,然后拉上窗帘。

暴风雨天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我可以把窗外的所有声音,都想象成是暴风雨带来的声音。不然的话,夜深人静,一听到有什么风吹草动,心里就颤抖起来。

开始以为这样很安全,可一想到表妹是化妆师。而我竟然在化妆师的宿舍里呆着,现在感觉表妹宿舍里的一切都怪怪的。

突然,听到了嘟嘟嘟的敲门声。 表妹才走了不到10分钟,怎么又回来了。

我打开门一看,一个穿着雨衣的人站在门口。他说,你那辆车是刚才进来吧?我说,是啊,怎么了?

原来是门口的保安。还好还好,门口站着一个大活人,我心里才放松下来。

保安说,你那车放在那里不行,明天一早会有车来,你开到那边的员工停车场吧。

我说,我不知道是哪里呀。保安站在走廊,往下指,就是那边。我赶紧跟着保安下楼去。

停车场在他们办公楼下,跟骨灰堂是隔壁的,不过还有二三十米远,骨灰堂在半山腰。

我以为保安要跟着我去,没想到他自己拿着手电筒走了。

唉,开车到办公楼下的停车场,就要经过路旁满是先人的路。没办法,我把车子的音响开得最大,几乎可以是用飞奔过去。还好,停车场是有灯光。

停好车后,要么自己走过来宿舍,要么得从刚才那条路回来,要么得经过礼厅旁边,我选择经过礼厅旁边。

这时候我不自觉往身后一望,看看还有什么人跟着我?什么也没有。不过,却发现在几十米远的骨灰堂那个小广场有一个黑影在闪动。

暴风雨天,这么晚谁还在那里闲逛?可当我再次回头望的时候,那个黑影没有了。我赶紧加快步伐往前走。

在礼厅下来有两条路,我犹豫了一下,走哪条路好呢?

看到那边是台阶,另一边是花圃,还是走台阶好。

走下台阶,门口又有车子进来了。

这时我又隐隐约约的发现,在先人墓地好像又有黑影在那边晃啊晃。我哪敢多看啊,我就飞奔的冲向宿舍。

上电梯时,我又犹豫不决。要不要走楼梯上去?我还是坐电梯上去。站在电梯里,突然又有一个念头,这条电梯的工作人员,每天都接触者各种各样的人。想想有点后怕。

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又只有硬着头皮往表妹的宿舍里转去。

开门时,我又看看身后有没有人。然后眼睛不自觉的又往楼下一望,怎么那个黑影又隐隐约约的出现在礼厅的角落里。

我把门砰的一声,关得紧紧的。

那一夜,我不敢闭上眼睛。

第2天一早,我就发个信息给表妹,然后开着车自己回家了。

后来遇到表妹,我跟表妹说了那天晚上的遭遇。表妹哈哈大笑起来,说,这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天天在那里工作,怎么什么都没遇到呢?

表妹告诉我说,你那天晚上遇到的,看到的那个黑影,就是她。暴风雨天,她养成一个习惯,到处巡查,感觉这是对先人的尊重;同时也看看有没有什么安全隐患,及时排除。她觉得这没什么。

表妹说,那天晚上她挺累的,一个值班的小妹,给一位出车祸去世的大伯化妆,她化不了,所以才临时让我过来。没想到半夜里又来了另一位,唉,我得让他们体面的走啊。

我听得口瞪目呆。

写在最后:

表妹因为自己经历了生死攸关的时候,所以她把一切都看得很淡。又因为她在宁养院做了三年的义工,看过很多老人安静地走了。所以她这方面没有什么忌讳,但她懂得敬畏。

她说,很多东西,都是自己吓自己。你心里坦坦荡荡,就什么也不会遇到了。如果遇到什么,只能说明你心里有问题,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

我想也是,那天晚上其实就是我自己吓自己。可能我是戴着有色眼镜去看殡仪馆,以及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表妹,竟然被我看成是一个黑影。唉!

表妹胆子大,是因为她内心安静,坦荡,一个弱女子的胆量非其他人所能比!

也希望人们多给这些特殊行业的工作人员一个正常的眼光,“三百六十五行”,行行都需要有人去做。他们其实也跟我们一样。他们也需要被尊重,他们也需要生活。

表妹后来结婚了,生了两个孩子,生活很圆满,在孩子的眼里,母亲是一个英雄。

上一篇:一米五的身高穿什么款的衣服好看?
下一篇:没有了
金紫馨
金紫馨
微博3760517粉丝 金紫馨常州市
29 岁 C 罩杯 35 码 178 CM
热门推荐
以废墟为背景,如何拍好女模特?
明星捐款名單一覽,上頭條的寥寥,實際已有數百藝人馳援河南
#维密大秀#维密天使们彼此的关系好吗?
做模特都是吃青春饭,那么以模特为工作的人三四十岁后都做什
中国最成功的性感女星是谁?
热门视频